期待更有质量的经济周期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7-11-06 17:13

  

  经济观察报 许鑫/文 伴随着7月份经济数据的下滑,有关中国本轮经济周期能否持续的争论前所未有得激烈。然而,依笔者之见,如果跳出买方卖方、市场投机的短期窠臼,从更长期和宏观角度观察,无论是否能够持续,本轮经济周期都没有经济发展的意义。

  也许对本轮经济周期的持续性有争议,但宏观研究者一定会同意,本轮经济周期来自于旧动力,即房地产和基建。本轮周期发轫于2015年底的房地产的再次繁荣,一二线城市房地产价格的跳涨带动三四线城市买房的情绪,在“棚改”等政策下,三四线城市的房地产去库存终于如火如荼的开展起来。伴随房地产的繁荣,一方面房地产的上下游产业,如钢铁、水泥、家电、家具等迎来一波“供销两旺”,另一方面,地方政府的财政压力再次因为房地产企业对土地的热情而得到缓解。同样在2015年下半年,为对冲经济下行的压力,基建又像2009年一样,挑起稳定经济增长的重任,铁路、城市轨道建设的批复速度明显快了起来,基建投资的增长速度保持在20%左右。中央财政预算赤字率从2014年的2.1%提高至2016年3%,地方财政在地方债的渠道受阻后,开始利用PPP的政策漏洞变相增长债务。自2008年以来,我国政府、学界和实务界,都在呼吁转变发展方式,寻找新的增长动力,可到头来经济周期还是要依赖房地产和基建,这样的周期,于中国的经济发展,有什么意义呢?

  本轮经济周期的一个重要特点是,PPI大幅回升,但CPI却没有相应的涨幅。PPI自2016年9月回正以来,一路高歌猛进,在今年2月达到7.8的峰值,是2008年9月以来的最高点;但CPI一直不温不火,今年以来,除了一月份超过了2,始终维持在低位,甚至在2月、3月低于了1。这一特点明显有别于中国之前的任何一个经济周期:无论1992年邓小平“南巡”带来的经济周期,还是2004年加入“WTO”带来的经济周期,甚至2009年为应对金融危机“四万亿”带动的经济周期,都出现了一次CPI的阶段性高峰。一般的经济学逻辑,周期性复苏带来居民收入上涨,收入上涨刺激居民的消费热情,进而带来消费品价格全面上涨。很显然,本次的周期与一般性的经济学逻辑相悖。

  这一悖论说明居民的收入和消费并未进入新周期,在上半年GDP增速亮眼的同时,居民的收入和消费没有跟着上台阶。2017年一二季度,城镇居民收入累计同比为7.9%和8.1%,基本和2016年上半年持平,居民收入增速没有伴随GDP提速而上升。2017年1-7月,社会零售总额月比增速维持在9.5-11%之间,没有明显高于前两年。7月份,社会零售总额较上一个月,除石油及制品增速有所上升以外,其他行业都出现了下滑,其中大额消费的汽车类也下滑了1.7个百分点。观察日本、韩国经济发展的历史,都有一个居民消费加速、消费占GDP比重不断提高的过程,我国的这一过程过于缓慢。自2008年以来,中国一直提倡的提高消费比重,启动国内需求,无论本轮周期能否持续,至少没有能够启动国内需求。

  在PPI走高、CPI不振的大环境下,中下游企业的利润被上游企业压缩。在论证本轮经济周期是否可以持续时,正方的一个重要论据是企业的利润在修复。2017年1-6月,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累计同比增长22%,一改前两年利润下滑、亏损面扩大的趋势。然而,分结构来看,2017年1-6月份,上游企业利润同比增长13倍,中游企业利润同比增长24%,而下游企业利润只上涨了4.4%。本轮企业利润修复的主要原因在于行政去产能,主要集中于国有力量强大、行政力量可以触及的采矿业、钢铁业,从某种意义上,等于在上游建立了价格联盟的卡特尔,推高价格(PPI走高),吸取中下游企业的利润,面对居民消费不振,中下游企业无法把增加的成本转嫁给最终消费者(CPI低迷)。政策一直希望企业能够通过提高竞争力、满足市场需求来增长利率,但本轮周期的真实情况却是部分上游企业依靠行政力量形成类似卡塔尔的形式在行业之间重新分配利润。

  居民收入消费不振、下游企业利润被挤压的一个自然推论便是:投资,特别是民间投资缺乏热情。虽然从总体来看,今年上半年投资增速尚可,但细分来看,7月份制造业投资同比增速由6月的6.7%降至1.5%,民间投资同比增速有6月的8.3%降至5.4%,甚至房地产投资同比增速都从6月7.6%降至4.7%,只有基建投资同比增速还维持在两位数。正如前文所述,本轮经济周期下,主要赢利的企业在上游行业,而这些行业由于行政去产能,不可能增加投资,更不可能让民间投资进入;下游制造业的利润被压缩,居民收入消费不振,资金更是缺乏进入的热情。在本轮经济周期中,我们既没看到新的行业出现,发生类似美国“页岩气革命”这样打破某些生产瓶颈的产业变革;也没有看到形成满足居民某些短缺产品的生产能力。更为严重的,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固定资产投资的到位资金一直低于固定资产投资的增速,这一现象十分罕见,过去接近十年的时间里都没有出现过。如果不是统计数据失真,那么很可能投资的真实情况比固定资产投资增速体现出来还要不乐观。

  综上所述,即使本轮经济周期可以持续,对于中国经济发展而言,也绝不是一件好事情。一个以上游提价为引导,以基建和房地产为动力,没有带动消费和新产业的经济周期,只会为未来的经济发展制造更大的困难。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刘元春在最近一期的演讲中说,要真正步入新的周期,必须要过三道坎,一是资本要回归实业,二是出清目前庞大臃肿的体系,三是平衡好国有和民营、内部和外部、市场与政府的关系。笔者对此深以为然。我们期待更有质量的经济周期,一个螺旋上升的周期,而非原地的兜兜转转。

  (作者供职于金融机构)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