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小平和刘国梁满足了人们打脸前任领导的欲望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10-02 22:31

张小平和刘国梁满足了人们打脸前任领导的欲望

2018-10-02 15:31来源:有马体育德国/刘国梁/国乒

原标题:张小平和刘国梁满足了人们打脸前任领导的欲望

打脸前任

最近一周,张小平和刘国梁在朋友圈先后刷屏。前者是单位领导要他回去,后者是单位领导把他要了回去。

1

张小平是西安航天动力研究所的一名科研人员,据说他的离职影响了中国载人登月计划。当然,科研所领导后来澄清说“材料中有夸大其作用和贡献的表述”。但能够迫使原先所在单位自证“吃相难看”,不惜动用正式公文“拿人”,并捧出白纸黑字腆着脸承认“你很重要”——这便是撩拨到了吃瓜群众的爽点。

最大快人心的,是新闻中有这么一句:“张小平的待遇是12万一年,跳槽后加入了北京蓝箭空间科技有限公司,年薪直达百万”。

这让人们更加热爱这篇报道:张小平似乎是在帮自己练级,代屌丝逆袭,为小人物正名。

人们激烈支持张小平,是因为后者促成了前任公司的难堪,在前任领导面前挣到了“大人物的面子”,扳回了“小人物的尊严”。

2

刘国梁其实和张小平境遇相似:那边单位是月球上不去了,这边单位是成绩上不去了。

在刘国梁托管国乒期间,队伍弄丢了好几个冠军。连交过手的德国乒乓球队主帅也看出了端倪,将国乒队描述为“看似马不停蹄地比赛,但却像无头苍蝇,感觉非常不安”。

近日,刘国梁又回来了。这让此前搁置过他而今又不得不再次起用他的领导显得难堪。

我注意到了乒协的解释。前次搁置刘国梁,官方说是为“提高奥运备战效率”,“对国家乒乓球队管理模式进行改革”;而此次激活刘国梁,官方说法同样是为“进一步深化体育改革,确保2020年东京奥运会各项备战工作的顺利进行,于是对“中国乒乓球协会进行实体化改革试点”。

弃用刘国梁是为“备战奥运”所进行的“机构改革”,起用刘国梁还是为了“备战奥运”所进行的“实体改革”。

为何两套截然不同的操作手法,通通被冠以“改革”之名?这显示了刘国梁所在单位领导话语方面的沮丧与逻辑方面的慌乱。和张小平一样,刘国梁的归位帮大伙出了一口快意恩仇的恶气,帮人们浇了胸中被职场苦水混凝的块垒。

当初你对我爱理不理,如今我让你高攀不起。反手就给瞎折腾瞎胡闹的前领导一巴掌。

3

张小平和刘国梁的这两巴掌打得解恨,迎合了公众对打脸前任领导的小小期待。

是的,一入职场路漫漫,谁还没在工作岗位上遇到过几个操蛋的领导呢?

我有个朋友跟我说,去年年底他们单位评先进个人搞民意测评,规定部门七个人只允许推举出一名优秀员工。结果他高票当选。由于他不是领导合意人选,于是领导便把玩法改了,将先进名额增加至四人,唯独没他。

他拿到公示名单第一想法就是:“领导你还能不能玩?玩不起就别玩!”遂愤然辞职。

但他只是个写稿码字的,并不掌握核心科技,因此他的出走并不会让码字机停工,更不会让发行量下滑——当然,就互联网时代而言,那点纸质发行量也不可能下滑到哪里去了。

4

这就是我必须向感到快意的吃瓜群众们指出的一点:张小平和刘国梁所从事工种均属显性行业,单位领导很容易从项目受阻、业绩垮塌中发现某些人的不可替代性。但就大部分人而言,所从事工作大多是隐性的,离职者不可能在跳槽之后顷刻让前任单位感受到其重要。

对普通员工而言,最高光的时刻,便是嘟嚷一句“老子不干了”,硬气递上辞职信。

于是乎,张小平和刘国梁成了大多数人的心理慰藉,他们满足了人们在朋友圈中打脸前任操蛋领导的报复欲共情。

5

这就是为什么,如今的家长都热衷给孩子报名围棋班、钢琴班、英语班、奥数班等高消费兴趣班——这是一路奔着钢琴王子、棋王画圣、高级翻译官、破解黎曼猜想的旷世数学家等高阶职业规划去的。因为,这一系列高端高薪职位都只需要自己单干,不需要添置领导。

这体现了家长们的良苦用心,图的就是让自家孩子长大后有绝技傍身,不必如自己这头“职场困兽”般受领导的鸟气,而是随时拥有跳脱“领导瞎操作系统”的能力。

===今日五毛钱尬聊===

来,大过节的

说说那些阴过你的前任领导

大家一起散散心

(反正我们不负责核实)

“有马体育”原创,内容转载须经授权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