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多宝危楼:关厂、裁员,税务问题隐现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9-23 16:51

加多宝危楼:关厂、裁员,税务问题隐现

2018-09-23 14:02来源:格隆汇公司/加多宝/经销商

原标题:加多宝危楼:关厂、裁员,税务问题隐现

作者 :詹方歌

来源:市界(ID:newsseeker)

8月底,一家地产上市公司的债务重组方案,意外扒下了凉茶巨头加多宝的“底裤”。

虽然加多宝迅速否认那份显示自己资不抵债的财务报表,称数据与实际严重不符;但欠款、关厂、断货等一系列问题的暴露,让加多宝难掩颓势,公司业绩不佳也的确是事实。

9月上旬,记者实地探访加多宝巢湖代工厂——安徽金皇品食品有限公司,发现此处早已经人去楼空,偌大的厂区内仅有一位值班人员。这位值班人员告诉市记者,工厂原本有200多名员工,但现在仅剩他一人。

安徽金皇品原本是依托加多宝存在,企业相关人士告诉笔者,年初加多宝效益不好,工厂随即关闭。

而近期陆续有媒体爆出,加多宝在广东、四川等地的部分工厂也出现关厂、停产等情况。针对加多宝现状问题,笔者致电天眼查上显示的加多宝集团电话,转接相关部门,但前台转接后,电话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此前笔者获悉,加多宝公关部门已经解散。凉茶巨头到底怎么了?

欠款、关厂、缺货

9月初,一个阴沉的下午,财务张永照例坐在办公室里,等待来核算账目的加多宝经销商。

“我这每天都有经销商来闹,半小时前,一对夫妻刚走。”张永告诉记者,自己能做的就是帮他们把账对清。至于欠款,他们之后是要和公司沟通还是打官司,并不是自己能左右的。在他的叙述中,这样的经销商超过一百位。

加多宝是曾经的凉茶大王,自2005年开始,加多宝与王老吉之间摩擦不断,双方开启了“商标之战”“红罐包装之争”,价格战、渠道战一刻不歇。在此期间,加多宝的业绩不断下滑,与经销商的问题也越来越多。

▲ 加多宝红罐包装

加多宝的经营模式中,经销商要先将货款打给公司,再由工厂安排发货;销售流程中产生的销售费用也需要先由经销商代垫,随后结算代回,称之为代垫费用。张永说,如果公司运行正常,经销商的代垫费用会在合作期间保持金额基本不变,直到合作结束,再返还余款。但现在,账面上显示的经销商代垫费用却像雪球,越滚越大。

张永在加多宝集团多年,在他看来,公司正面临迄今为止最大危机。

今年5月起,加多宝华东大区开始断货,其中包含安徽。加多宝安徽地区的一线销售姜言对笔者回忆,目前还是能零星到货,但远不到市场需求。以前库存剩三、五千箱的时候,经销商已经要开始囤库存,现在囤货几乎不可能,“偶尔能到两千箱货,还没等入库,已经被经销商分完了”。

目前华东大区的加多宝工厂只剩杭州一家,其生产量远不能满足已经打款的经销商,不少人只能在厂外等待运货。流传于加多宝内部的一张截图显示,杭州厂外已经有人开始闹事,加多宝华东区域负责人则安抚大家“先不要着急”。

笔者获得的加多宝内部视频显示,近期有70余位员工在杭州加多宝大楼前集聚讨薪,呼喊“加多宝拖欠工资,法理难容!”等口号。据悉,杭州工厂也开始出现员工罢工的情况。

有货,也未必能运。记者从多个渠道证实,由于公司从5月份开始拖欠物流公司运费,已有部分物流公司开始拒绝为包括杭州在内的多处加多宝厂部运货。

外地的货难调,加多宝位于安徽巢湖本地的代工厂则在今年年初关闭。9月初,记者实地探访加多宝巢湖代工厂——安徽金皇品食品有限公司,发现此处早已经人去楼空。

公开信息显示,安徽金皇品食品有限公司成立于2012年,工厂占地6万平方米,生产车间、仓库等厂房建筑面积2万平方米,设立先进的自动化罐装饮料生产线一条。记者探访发现,金皇品食品的厂房上高高悬挂着加多宝的金罐招牌,除了这块已褪色的广告牌,传达室里的厂区管理制度,也展现了加多宝曾经的存在。

笔者致电安徽金皇食品有限公司,对方回复称,安徽金皇品原本是依托加多宝存在,年初加多宝效益不好,工厂随即关闭。加多宝内部人士向笔者透露,2016年、2017年,巢湖代工厂一天的产能约为20万罐凉茶饮料。2018年8月,厂内人员全部清空,原本留下的两位加多宝负责人也已经离职。

与此同时,加多宝公司内部也正在经历大幅裁员。区域销售主管杨凡对笔者称,截至8月30日,包括上海、浙江、江苏、安徽在内的整个华东地区员工仅剩700余人,去年同期单个区域员工人数就有近千人。杨凡已经向领导申请辞职,但迟迟找不到人接替。

8月24日,集团已经下发通知,驻外财务归属各事业部直接管理。通知还提到,为控制成本,驻外财务部所有职能部门人员不再采用协议解除的方式进行分流,而采用自然分流的方式进行,不再产生经济补偿金。“裁员不补偿,其实就是逼员工自己辞职。”张永说。

无论离职与否,加多宝员工都不得不面对另一桩烦心事:拖欠工资。

加多宝内部的编制分为A到F六个级别,A最高,F为基层业务员。资金紧张的情况下,公司会优先保证F级业务员工资。据悉,9月初,华东事业部刚刚下发E级人员6月份的工资,更高级别则还要再等。

姜言对笔者证实了此事,但他并不打算离职。从大学毕业进入加多宝开始,他已经在加多宝工作近5年,“这是我的第一份工作,对公司真的有感情。现在公司资金链是紧张一点,但这么大个公司,不至于倒的。”

此前,《每日经济新闻》曾报道称,加多宝位于东莞、清远等地的工厂,也有停工、减员的情况。位于湖北、浙江、四川等省份的多个工厂中,只有武汉、仙桃工厂还在正常运作,其余工厂存在不同程度的停产、间歇停产现象。

这些无疑都让外界质疑,加多宝的资金链或许已经出现问题。

价格战埋隐患

加多宝的高层同样人事变动不断。今年3月,新任总裁李春林上台,集团下发通知,24罐装/箱的加多宝饮料,经销商打款价由70元/箱降至50元/箱,看似减少了经销商的前期打款压力,但却埋下了隐疾。

“这个举措下来,对公司现金流影响很大,直接减少40%。”张永告诉笔者。在他看来,这对于此前因官司消耗太多金钱和时间的加多宝而言,几乎是致命的。

正如张永所说,降价销售两个月后,公司资金链出现问题。断货、裁员、欠发工资的情况愈演愈烈。销售主管杨凡也表示无可奈何:“公司虽然降低了经销商的拿货价格,但同时要求经销商必须追缴经营保证金。而且原本应该由公司返还经销商的代回费用比例,也由先前的50%降低到了35%,多数经销商对此比较反感。”

代回费用拿不到,不少经销商只得和加多宝协商,将代回费用转为货款,以货物作为结算。但这并不是最后的妥协,工厂断货状况还在继续,经销商们只能继续等待如挤牙膏一般的发货流程。

笔者随机走访了安徽省几家经销商,对方都表示,加多宝的欠款到目前为止还未结清。甚至几年前已经终止合作的经销商,也存在以货代款,却并未收到货的情况。

老刘在2015年加入加多宝经销商的行列。他回忆,那时候加多宝不太好卖。他的主营业务是酒类,促销手段是“刮奖中饮料”,原本奖品是可乐,但为了将囤货消耗掉,他只好将奖品换成进价比可乐稍贵的加多宝。

那时,加多宝和王老吉激战正酣。2014年底,广药集团与加多宝的“红罐之争”一审宣判,加多宝败诉。广东高院判定加多宝公司立即停止使用和生产相关商品,立即销毁相关侵权产品和宣传材料,并赔偿广药王老吉1.5亿元。2015年4月,加多宝宣布推出金罐包装。

▲ 加多宝金罐包装

2015年3月,广药集团将加多宝商标纠纷案的索赔额由10亿元提高到29.3亿元。此前的一审判决中,广东省高院判定加多宝赔偿额为1.5亿元经济损失及合理维权费用26万余元。

官司之余,王老吉和加多宝的营销战也如火如荼。买四送一,三送一,百搭五箱,百搭十箱,两家凉茶企业的利润都逐渐降低。

杨凡还记得,加多宝和王老吉长达5年的官司中,包括他在内的同事都充满干劲:“那时候我们晚上都是免费加班的,销售和推广打成一片,研究营销策略。没有人会因为拿不到加班薪水抱怨,大家都朝着一个方向努力。”他认为,那才是加多宝企业精神的释放。随后他叹息道:“现在真的很迷茫。”

在加多宝员工的叙述中,价格战期间,2016年加多宝也曾经历一段时期的现金流紧张,但很快缓解,即便是年底有裁员,也还在正常范围之内。情况绝没有现在紧迫。

今年8月底,房企中弘股份披露的债务重组方案,曝光了一份加多宝的财务数据,加多宝很快否认其真实性。这份数据显示,2015年-2017年,加多宝集团主营业务收入分别为100.42亿元、106.34亿元、70.02亿元;分别实现净利润-1.89亿元、14.89亿元、-5.83亿元。

截至2017年12月31日,加多宝资产总计127.15亿元,负债131.68亿元,净资产-3.5亿元。

9月6日,李春林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加多宝在调整战略,“退出价格战”。

税务问题隐现

在张永看来,自己经历了从王老吉到加多宝的品牌转换,经历过红罐换金罐,以及集团总裁的变更,“本来对公司感情很深,而今年开始对公司彻底失去信心”。

2018年8月,加多宝发布内部通知,公司财务部、驻外财务部全部划归各大区事业部管理。这对于包括张永在内的集团财务部而言,几乎是五雷轰顶。“这意味着,当销售坚持要走那些不合理费用,我们包括监察部在内,是无权干涉的。”张永说,此前集团的财务总监已经走马灯般换了两任。

2018年3月,公司发布单箱产品由70元到50元的降价通知。由此,经销商和公司之间会产生一笔补差费用。财务部要求和每个经销商核算金额,张永对笔者表示,“经销商提的市场费用、方案执行的花销,我们一笔笔核算,如果核算后认为产生的补差费用是真实的,我们就给补。”但这一要求被营销部门和经销商拒绝。

核查初期,张永曾仔细查阅几家经销商报出的款项,发现数据有极明显的漏洞。“C24(24罐装每箱的规格)的倒贴比例是179%,这意味着卖100箱货,公司要倒贴179箱,这怎么可能呢?”张永哭笑不得。但他们能做的仅是核查,却没有资格拒绝放款。

9月初,张永登陆加多宝集团信息系统,发现集团财务部已经整体消失,公司内部构架只剩包括华东、华中、华南等几个事业部大区。

现金流紧绷,为了回款,公司开始在支出上做文章。笔者获得的加多宝员工医疗报销短信截图显示,报销的钱款已经下发到公司,但不少员工却迟迟未能收到。

今年5月开始,销售姜言发现,自己的工资会分两个账户下发,基本工资走公司账户,而提成款则由私人账户来发放。对此,张永表示,工资由私人账户下发的另一重原因是为了在个人所得税上做些避税。

销售主管杨凡对笔者确认,公司已通知将销售全部转经销商人员,即工资由经销商发放。“公司经营困难,就要销售跟着经销商干了,拿点提成款,还能糊口。”杨凡说。

而笔者获得的另一则加多宝内部群聊消息显示,公司还存在用个人账户走账的问题。公司提示,为避免税务问题,个人银行卡账户的现金往来务必不要附注公司名及“货款”字样。

不仅如此,加多宝集团在增值税缴纳方面也存在不规范。笔者获得的一份加多宝公司内部审批显示,上海康美旗下所属公司的代垫费用将转为货款,“公司不开具发票给康美。由此产生的税金由各办承担。” 笔者咨询资深财务人士,确认这一操作存在问题。

许多加多宝内部的老员工,都还记得2012年的巅峰时期。国家统计局下属机构中国行业企业信息发布中心发布的数据显示,2012年,73%的凉茶市场份额由加多宝占领。此后,红罐之争、官司缠身,再加之内部管理制度混乱,加多宝早已经不复盛年。

“加多宝现在绝对算是生死攸关的时刻,在我看来,生的希望很渺茫。”杨凡说。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