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装北京人儿的正确打开方式,我可能get不到了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7-12-25 02:56

​原标题:假装北京人儿的正确打开方式,我可能get不到了

我刚学了两句北京话:

装垫儿台(中央电视台)

大猴儿软(大家好我是luhan)

图儿馆(图书馆)

自营车儿(自行车)

大日烂儿(大栅栏)

……

此处敲黑板:北京话等级考试

最重要的考点就是儿化音

学好儿化音

各位戏精可随时变身北京人

来自南方的朋友们也不要害怕

您要有假装北京人的远大理想

和想把「儿」加哪儿就加哪儿的任性

/ 没儿化音就没北京话/

儿化音是字音韵母因卷舌动作

而发生的一种音变现象

主要分布于中原和北方地区

比如天津、开封和东北地区等

其中,常用语儿化音最多的为北京

北京话儿化音是近代汉语阶段出现的语言现象

在现代北方话儿化现象里最具典型性

北京话实在是太爱带儿化音了

几乎没有老北京人说话不卷舌的

贾彩珠的《北京儿化词典》

收录了近7000条儿化词语

即使扣除一半不太常用的

也有三四千条之多

有研究统计了20世纪80年代北京话的35万语料

其中一共出现了810个儿化词

90个被试者一共使用儿化词10989次

大约每31.85个字中就会出现一次

平均每人使用122.10次

最多的达到258次

由此可见

北京话儿化词的使用频率是相当高的

儿化音是当时北京人日常生活中

一种非常活跃的语言现象

有了儿化音,语言表达更加鲜活生动

让人倍感亲切

20世纪50年代

相声大师谈及北京话时提到儿化音并举例说:

老北京人夸小女孩儿长得好看时

都说「你看这个小孩儿长得跟花儿似的」

如果没有了儿化音

就显得特别僵硬

儿化是北京话最突出的方言特征

反映了北京人的社会心理和语言民俗

具有丰富的社会文化内涵

是老北京的非物质文化遗产

/ 儿化音从哪儿来/

儿化音是什么时候产生的?

学术界主要有四种说法:

辽金(南宋说)、元代说、明代说和清初说

其中,明代说最为流行

李思敬先生在其著作《古汉语研究》中

通过比较现代和元明时期诗歌押韵的异同

考察元明诗歌中的韵脚和对音

以《中原音韵》中的韵母为参照音

得出「儿」系列字音产生于明初的结论

元代杂剧中也出现了一些儿化音

对此,李先生认为

「违反了语音现象普遍性的原则」

并认为是「明人修改的」

/ 请翻译图中对话/

关于儿化音的研究非常多

数十年来学术界也争论不休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在明代中后期

儿化音已经十分成熟

比如明清小说中已经有大量带有儿化音的北京话

第59回:宁可我同你一答儿里死了罢。

第61回:正打着他初请了郑爱月儿那一节事来。

儿化音发生在民族大融合的时代背景之下

既有汉语的来源——「里」「日」「儿」「了」

又有外来的影响——北京阿尔泰语系语言的影响

比如对音(音译外来词)中的「儿」系列字

虽然儿化音在北方地区比较常见

但南方地区也有儿化音,比如重庆话

重庆话汲取了浓郁的川味

又富有自己的特色

如:坡坡儿、点点儿、杯杯儿、火锅儿、崽儿、抄手儿……

吴语、闽南语、赣语、粤语、客家话

等方言则基本没有儿化现象

不少[r]音来源于中古汉语中的[n]

以上方言保留着

相当成分的中国古代语言的语音和词汇

基本没有[r]音

属平舌音语言,没有卷舌音

不存在卷舌动作

是的,此处「胡建人」又躺枪了

一个「胡建」同学勤于练习北京话

立志成为国家二级儿化音运动员

然而,从她口里说出的「玩意儿」

永远都是「玩意鹅」

/ 「儿」应该加在哪儿/

虽然有的南方人极具语言天分

但是问题来了

「儿」应该加在哪里?

南方人说

《我的地盘》里教了一课

想加哪儿就加哪儿

(嗯,就是这么傲娇!)

在我地盘这儿,你就得听我的儿

把音乐收割儿,用听觉找快乐儿

开始在雕刻儿,我个人的特色儿

未来难预测儿,坚持当下的选择儿

可能这样最保险吧

北京话中的儿化音好像并没有规律

比如「条」,在「面条儿」里就成

「油条」中就不带

所以,究竟把「儿」放在哪里呢?

北京话的儿化音至少有五种来源

前三种成因为音的讹变

后两种分别是表示

小的意思和口语说话语速过快形成的

1. 里——儿:这儿、那儿;

2. 日——儿:今儿、明儿;

3. 了——儿:要儿我的命;

4. 表示“小”的意思:花瓣儿、钢镚儿;

5. 说话语速过快:不儿道(不知道)、我告儿你(我告诉你)。

还有一个明显的关联字是「子」

很多名词儿化音可以与「子」相互替代

比如「头儿」和「头子」

「罐儿」和「罐子」

「勺儿」和「勺子」等等

有没有晕?

而且带不带儿化音,意思差别挺大

说一个人「火」了

是说他发达了或者兴旺了

而说一个人「火儿」了,则是说他生气了

「扎针」是打针的意思

而「扎针儿」是指搞黑状、使坏

儿化词中的「儿」作为词缀

还肩负着「变性」的任务

同是「讲究」

加了「儿」,就变成了名词

讲究:他穿衣服太不讲究了。(形容词)

讲究儿:指规矩、礼法、习俗等。

例:随便吃顿饭,还有这些个讲究儿哪!(名词)

北京话里的一些特殊量词

也是靠加「儿」由动词变的

如挑儿、出儿、抬儿、卷儿……

/ 情绪丰富的儿化音/

活泼俏皮的儿化音可不仅仅是一个音变现象

它还是一个情绪丰富的宝宝

小命儿、小剪子儿、小院子儿

发小儿、心肝儿、大妞儿、宝贝儿……

这是儿化音表示细小和喜爱等正面语义色彩

除此以外,亲昵的朋友之间

互相叫名字也可以儿化,比如小静儿

儿化音偶尔也会发脾气

贬义词儿化以后

仿佛加了一把轻蔑和厌恶的语气调料

比如:小偷儿、混球儿、败家子儿

乡巴佬儿、傻帽儿……

北京地名中

「大红门儿」等又矮又低的城门

其儿化也来源于轻蔑的色彩

晦气的事儿也可以儿化

比如「死」,就可以说:

玩儿完了、蹬腿儿了、翻白眼儿了、背过气儿了……

当然,儿化音在通常情况下

还是给人一种俏皮的印象

旧时的「北平音系小辙儿(儿化)」

被称作「民众文艺近代语言中间缺少不了的音」

老北京儿歌中的儿化音

一致的风格是「俏」,即幽默诙谐

/ 以上儿化音使用方法大误/

北京话里俏皮话很多

有时本来不该儿化

为了押韵也可以加上

小贩叫卖的时候也可以加儿化:

小玩意儿,独一份儿,小孩儿买来多有趣儿!

不给买,撅着嘴儿,撒泼打滚儿不乐意儿

一对儿一对儿掉眼泪儿!

另外,称呼熟悉的、亲切的人经常儿化

对生疏或者敬重的人就不儿化

/ 测试/

要真说能力,就他那点儿底儿纯属味儿事儿,

就是个小的,连个混儿混儿都算不上。

就会在头儿头儿跟前儿给人扎针儿,

一天到晚劲儿劲儿的,整个儿一没里儿没面儿。

他明儿要再事儿事儿的跟我这儿找碴儿,

我非好儿好儿跟他玩儿玩儿。

你就等着瞧好儿吧!

姆家做的胸是炒鸡蛋套吃!

虽然胸是爆吃,

但鸡蛋沾上胸是的汤儿,套吃!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